新聞中心
首頁新聞中心行業新聞
推薦產品
紅木家具的品質取決於材料和工藝
發布日期:2013-12-21 14:19:02

  “清乾隆紫檀高浮雕九龍西番蓮紋頂箱式大四件櫃”,該作品高達3.25米,是除故宮太和殿陳設作品外,市麵上尺寸最大的紫檀四件櫃,由丹麥馬易爾家族珍藏多年。6月4日,該作品在北京保利8周年春拍中國古董珍玩夜場上,以2800萬元起拍,經過場內外藏家數十輪鏖戰,最終以人民幣9315萬元成交,刷新中國古董家具的世界紀錄。

市場:漲還是跌——價格走勢撲朔迷離
 
    與市場預估的暴漲相悖,目前紅木家具市場出現一些“跌勢”。特別是一些打著名貴紅木家具的促銷廣告中,可以頻頻看到各種變相的降價宣傳。有收藏人士提出質疑:麵對原材料的日益稀缺、工費上漲等問題,名貴紅木家具怎會價格走低?他展示給記者看一份廣告單頁一個圈椅、桌幾三件套的大紅酸枝,特價僅數千元,“這幾乎是不可能的”。紅木屬種被擴大後,範圍、檔次更加複雜;再加上是否獨板、做工差異,如果購買時單純以材料去評判價格,很容易陷入困局或假象。
    在材料短缺的大形勢下,不是在工藝和文化內涵上下功夫,而是玩價格策略和偷料換材,得到的隻能是內傷。部分商家一麵打著材料稀缺,漲勢必然的市場理論,一麵暗自打折、借促銷玩價格策略,這樣的玩法隻能讓消費者產生懷疑,選擇“等待”。
    來自江蘇的木雕藝人,同時又是江南文人家具品牌負責人沈誌明透露,由於原料囤量和銷售存量製約,紅木市場終端價格的波動處於合理範圍,特別是大品牌廠家,對於價格一定程度上能夠掌控,當前以製作工藝作為主要競爭手段。
 
業內:原料稀缺引擔憂——人還在,東西已經沒得做了
   
    真正的紅木收藏者們則為日益短缺的材料糾結著。河南省收藏家協會古典家具專業委員會會長郭樺在微信裏寫道:“紅木受資源限製,價值逐年遞增,最終成了少數人的家當。從業多年,曆經紫檀的昌盛,黃花梨的瘋狂,大葉檀的崛起……現在,這一切即將成為曆史。喜的是,大夥手上有庫存現貨的又增值了,可以小賺一筆了,不過這賺漲的買賣就此一次罷了;憂的是,今天你可以擁有,明天你隻能看看了。擺在行業麵前的是麵對日益稀缺的資源,生產原料在哪裏?在高昂的價格麵前有購買能力的消費者有多少?”
    顏氏紅木董事長顏頑梗也表示,資源緊缺,要更加珍惜這麽好的材料。不能陷入“人還在,東西已經沒得做了的悲哀”。
 
消費:本土消費有誤區——好工藝更堪玩味
   
    並未如此悲觀的紅木生產者和愛好者們,則把當下看作一個很好的契機,喚醒那些真正喜歡古典家具的人,去品鑒文化內涵及古典家具的韻味。如今,紅木家具早已突破了“隻有老年人才喜歡”的偏見,紅木家具的青睞者不乏時尚年輕白領,在享受快節奏生活的同時,也需要經曆一分優雅,品味一種氣質。
    有一種說法是,事實上當前的紅木家具與中國古典家具之間,除了“高身價”實現了無縫拚接,其實在產品內涵、設計、工藝、工匠精神等不可或缺的因素上都不可同日而語。
 
解讀:專業人士更重“味兒”——家具是生活方式和格調
   
    一位收藏人士表示,目前市場上流行的紅木家具,常常是滿工雕刻、繁縟不堪,體型笨重,作為家居陳設實在是過於厚重,這與傳統東方美學與時代審美潮流背道而馳。
    作為專業人士,沈誌明看家具主要看“味兒正不正”。“這個圈椅放在眼前,不知道為什麽看著就是很舒服”。他以蘇式家具為例,將器型、圖案、工藝結合,追求幽深致遠又物象精美,講究的是韻味,而非單純追求材料貴不貴,是不是獨板。
    他以自己二十多年的木作經驗指出,一件家具“美”,不應僅僅看它是什麽材質的,他反倒更在意那些細膩的做工,每個弧度、陰陽角、打磨等。在古代士人眼裏,那是他們生活的格調和方式,陳設布置、家具器物一切皆是主人愛好、品性和審美意識的體現。對陪伴自己日常起居生活的家具,追求簡約、古樸,一幾一榻都要合乎理想。
    名藝名居鄭州總經理逯景衛表示,如今廠家十分注重“好料配好工”,能開板的實心大料越來越少,特別是工藝,成為許多紅木廠家打入高端市場的一個突破口。
    業內人士表示,當前的紅木家具市場呼喚理性的回歸,而更多異地品牌、更多工藝和風格進入市場將促進這一理性化進程。紅木家具生產企業之間的競爭也在加劇,主動放下身段,賺取合理的利潤,拉近與消費者的距離,也將成為主流品牌爭取更大市場份額的主要手段.
Copyright ©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深圳市申博sunbet家具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粵ICP備17106573號 技術支持:中網互聯